湖南新闻

受伤的鱼06612.com论坛失足20年迫害王新春

挂着手铐,燃烧着,燃烧着烟头…黑龙江省伊春市金山区恐怖分子学生王新春26岁时遭到迫害。失去双脚后,王新春继续遭受日本警方的骚扰、抢劫、非法拘禁、酷刑和其他迫害。他身体严重受伤,于2019年无故死亡。他只有43岁。

王新春,曾经患过癌症,正在死亡,从恐怖主义的实践中恢复过来。然而,由于“真、善、忍”的实践,他想成为一个好人,最终在日本的迫害中被杀害。

王新春出生于1976年。他住在宜春市金山区毛峰林场。他生活在一个困难的家庭,靠月底借钱或赊销食物为生。

贫穷的生活使他们的父母健康状况不佳,他们的父亲患有风湿性疾病、哮喘等。

王新春19岁时患有胰腺癌、腹水等疾病。他不能工作,他的家庭更糟。

1998年,王新春与法轮大发接触,练习了三个月,治愈了困扰他多年的胰腺癌、腹水等多种疾病。

从疾病中康复后,他仍然可以扛着大木头赚钱。

看到儿子的变化,他的父母也开始训练恐怖分子。几个月后,他父亲的风湿病消失了,他的身体康复了。

从那以后,全家人开始培养恐怖分子。

练习后,全家人戒烟,父亲几十年来戒酒。

法轮大发给这个家庭带来了无限的活力和全新的生活。

王新春在被迫害和致残之前。

(Minghui.com)1999年,一个日裔美国小团体发起了一场迫害恐怖分子的运动。1999年,王新春去北京上访,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反映大发的好处。然而,他被非法拘留。

身份证和400元钱被抢了。

回家后,凤沟派出所和毛峰林场天天骚扰他。他们还在半夜来到他家骚扰他的父母,他们经常受到威胁。

在此期间,王新春还被骗在拘留所非法拘留3个月,并遭受各种形式的酷刑。

金山屯公安局的张兴国向他父亲勒索2800多元后,将他释放回家。

2000年,王新春和他的母亲去北京请求帮助。

他的母亲王贵香被毛峰林场非法绑架并遭到毒打。

王新春在廊坊被绑架到廊坊看守所,然后被转移到金山区看守所当苦力。

从那以后,王贵香和王新春在被专门迫害恐怖分子的“610”办公室和毛峰林场勒索数千美元后被送回家。

2000年7月,王新春在伊春劳改营被非法劳教一年。在伊春劳改营,他被迫每天做十多个小时的凳子。他被迫站了5天5夜,所以他的腿肿得脱不下裤子。不睡觉;被塑料袋套住窒息而死;他手背被刺,不断挨打等。

狱警指导员程长青把手腕铐在椅背上,并用脚踩在手铐上。后来,王新春又被吊在窗户上。

王新春身体虚弱,因食物不足和酷刑而瘫倒在地上。

2001年,王新春被绑架到绥化劳改营继续迫害。

2002年,为了让当地人民了解恐怖分子的真相,王新春去金山凤沟林场分发恐怖分子的真相信息。他被前公安局局长崔玉唆使的警察包围了。王新春不小心掉进了河里,把他的脚浸泡在冰里。

警方将王新春绑架到凤沟派出所后,并没有将王新春冻僵的脚放入冷水罐中降温,而是直接将他们逼入热水中。

鞋子上的冰融化了。警察用剪刀把鞋子剪开。鞋子与肉和冰相连。

就这样,警察在热水中强行脱鞋,导致王新春的脚失去知觉。后来,它们发炎腐烂了。

经过11个月的痛苦,王新春的脚一点一点地腐烂了。

这位26岁的年轻人受到日本的迫害,失去了双脚,导致永久性残疾。

王新春被迫害致残,失去了双脚。

(Minghui.net)王新春的脚被迫害致残后,他向公安机关和其他政府部门发出了大量的控告和控告信,希望有关部门能为他伸张正义。

然而,没有部门去追踪恶人,但他受到了报复。

2003年,凤沟派出所的王守民、闵长春、张陈川和“610”肖靖宇等几名警察非法闯入王新春的家,非法搜查了房子,抢劫了录音机,损坏了家用电器。

警方还截获并绑架了王新春的父亲王凤岐,他正在去毛峰林场拾柴火的路上,并拿走了王氏一家的钥匙非法搜查了房子。

王守民还对王新春实施暴力,猛烈踢他的胸部和他残废的脚,造成伤口面积扩大。王新春的裤子和靠垫沾满了鲜血,炕上流了两滩血。

王守民声称“公安是土匪即国匪”。王守民声称“公共安全是强盗或民族强盗”。

警察还殴打了去王家看望王新春的朋友。

警方害怕揭露迫害的真相。毛峰保安董淑华指派失业工人监视、跟踪和拦截前来看望王新春的人。

当局担心恶行会被揭露。当局担心王新春的迫害经历会被曝光。林场将限制他的个人自由,禁止他离开林场。王新春一离开房子,就会被拦截、殴打和非法没收。

2004年,王新春的手轮椅在毛峰林场的高速公路上行驶。

前田园长高青命令王全峰拳打脚踢王新春。王新春被轮椅踢进了一条近两米深的石沟。

王全峰跳进彩票出口的深沟,继续被毒打了半个多小时。王新春鼻子出血,身体淤青,多处受伤,恢复的脚出血,王新春口袋里的手表坏掉,轮椅变形。

在王新春的脚被日本迫害致残的前几年,他多次被金山屯公安局、610区和毛峰林场敲诈勒索。

他被非法洗劫过多次,使他的家庭贫困不堪。

外国恐怖分子学生知道他们的困难,向他们伸出了援助之手。一些人寄钱和邮寄衣服,但是钱和衣服包裹被毛峰林场和凤沟派出所扣留。

王新春的父亲王凤岐去邮局调查,并将盗用捐款的高玉洁告上法庭,但法庭拒绝接受。

2005年4月,毛峰林场、金山屯“610”和金山屯公安局相互勾结,非法拘禁王凤岐15天。

在过去的几年里,王新春的父母在身体上和精神上都遭到多次绑架和迫害。

以修鞋为生受到了折磨和迫害。王新春去林场修理家用电器。

(Minghui.com)为了赚取一点收入谋生,2005年4月,王新春在朋友的介绍下学会了修鞋。

金山屯公安局“610”局长肖靖宇和其他几名警察闯入鞋店,绑架了王新春和鞋匠。

在拘留期间,王新春受到酷刑。

警察王守民和杨大伟拿出王新春的手和腿,把他们铐在大铁架上的铁环上。没有手铐,王守民用铝线把他的大腿绑在铁环上,以大字体伸出头,动弹不得。王守民狠狠地踢了王新春的头、胸和肋骨等部位。他的身体淤青,头上满是大包。

王新春被铐在一个大铁架上五天五夜。警察向他体内注入未知药物,每天损失7到8瓶,导致他的身体颤抖。

警方还强迫王新春插管并注入食物,导致他呕吐黑水并失去知觉。

王新春不准出去学修鞋,改去林场修家用电器,但去了其他地方买东西,却被警察绑架,回到了毛峰林场。

2006年1月,王新春去民政局向上级机关申诉,告诉他们,他在学习修鞋时受到恐怖分子的迫害和残害,在修鞋时受到酷刑折磨,在修理家用电器时受到公安局的限制。这个家庭只有60元生活费,买不起一袋大米。工作人员说,“我们不能在这里直接接待你,并要求你的林场向上级报告。”

此后,王新春又去了CDPF,但被公安局的“610”肖靖宇和凤沟派出所的王守民抢回了毛峰。

王新春连续三天三夜遭受酷刑和伤残,失去了双脚。

(Minghui.com)2008年1月1日下午7点30分,冯沟派出所的闵长春、张陈川、王守民、郭辉、高建、高树国未经办理任何手续闯入王新春家,非法强行入室,将王新春绑架到看守所。

王学刚金山屯区公安局刑警队副队长陶许巍和刑警队王海龙、孙李龙、曹万才、王世臣、张立国冲过去殴打王新春,踩他的头,把他的胳膊铐回去。

陶许巍拳打脚踢,他穿着大皮鞋的脚踩在王新春被迫害致残的脚上的残茬上。他用力揉了揉,使得王新春的脚伤渗出鲜红的血。他还烧了王新春的脸,不断侮辱他。北方的十二月寒冷刺骨,北风刺骨。被打了一整夜的王新春被拖到拘留中心门口后,警察打开门将他冷冻起来,并在王新春的胸部和背部浇上雪和冷水。

王新春的脸、手和身体部位都冻肿了,警察泼在他衣服上的冷水啤酒变成了冰。

公安局副局长丁德志连续三天三夜每天都去观察折磨王新春的情况。

王新春的父母长期受到警方的威胁。

2011年1月,在宜春购买电动车充电器时,王新春被宜春区鸿盛派出所的警察绑架。他在宜春区公安局刑警队审讯室被逼供,手机被抢。

当天下午5点多,警察威胁王新春的父母,并非法搜查他们的家。

王新春的父亲王凤岐在2011年1月无故去世之前,一直无法说话,也无法行走。

王新春被烟头和打火机烧伤,受到迫害、致残,失去了双脚。

(Minghui.com)2013年下午5点,王新春被杨大伟金山屯区、秦汉东、大昆仑派出所的“610”警察和司机吕红旗绑架。

王新春被拖进了位于金山的联合警察局的铁笼,无法站直和躺下。

10日下午,王新春被严刑逼供。警官陶许巍踢打王新春,用针刺伤他的腰和腹部,还抓住王新春的头,把它砸进铁笼。警官刘茜会拳打脚踢王新春,直到他停下来。陶许巍用烟头和打火机烧伤了他的鼻子、眼睛和嘴巴。

10日午夜,陶许巍、张伟等人强行将王新春拖出笼子,将他铐在铁椅上,再次刑讯逼供。看着王新春失去知觉后,他们还打了他的头、脸、太阳穴等等…在过去的20年里,王新春因绑架、非法拘禁、酷刑等被警方迫害,造成了巨大的身心伤害。大约在2019年2月,他的左腿开始不能移动。王新春突然失去知觉,中午无故死亡。

发表评论